道路连连长丁秀伟曾经3次在新兵连任职

2018-12-04 03:04

年轻的渴望

最终,在指导员刘浩的坚持下,张梓斌还是担任了那天的连值日。

放眼这个旅,除了张波浪、曾照坡,还有更多像他们一样的年轻战士,正在这条军旅生涯最初的起跑线上加速成长。

就像张波浪所收获的赞叹和钦佩一样,当抢建抢修连列兵曾照坡站上属于他的“领奖台”——体重秤的那一刻,也让所有熟悉他的人惊叹——入伍仅仅半年多,曾照坡的体重从刚入伍时的160多斤,下降到108斤。

因为一个简单的问题没有回答上来,爆破连列兵张梓斌挨了一顿猛批。

虽然比不上张波浪那样风光,但曾照坡也收获过这样的喜悦。减肥成功后与妈妈视频通话,电话那头,妈妈差点没认出来,哽咽了老半天。这个平时再苦再累都没向家里抱怨过的小伙子,知道再也“瞒不住”了,一个劲儿地在电话里安慰说:“妈,我不是瘦了,是变壮了。”

就在拿下战斗体能项目冠军那天,张波浪回连队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。晚上点名,连长当着全连表扬了张波浪,全连响起热烈的掌声。那掌声至今响在耳边,成了他军旅生涯“最重要的回忆”。

“新兵的愿望总是很简单的。哪怕班长的一句表扬,都足以高兴好几天。”道路连连长丁秀伟曾经3次在新兵连任职,在他看来,成功也好、挫折也罢,对于新兵来说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。而给予他们财富的,就是部队这片沃土。

防化二连上等兵钱宇很感激他的班长。这个读书时考上江苏大学的新兵,曾经不会洗衣服、不会洗碗,“基本什么活都不会干”。班长耐心地教他洗碗、洗衣服、叠被子,如今他有一个愿望,如果有机会探亲回家,一定要好好帮父母做一次家务。他感谢班长,让他学会了做这些小事,懂得了这些小事背后一个做儿子的孝心。

“在部队这个环境里,更多的是强调集体的荣誉,拖集体‘后腿’的人总会被人看不起。”谈起“临阵换人”的现象,原机保一营副营长周游感触很深。这位曾经5次在新兵连任职的老连长认为,每个连队都会有进步较慢的新兵,而他们多多少少有过类似的经历。该旅去年的一次调查发现,将近两成战士有过被“‘临阵换人’的经历”,“曾经因为‘拖后腿’而感到过失落”的战士更是占到了一半以上。

是战士成长重要,还是面子政绩重要?很多时候,这是一道现实的选择题。但在指导员刘浩心中,没有什么比新兵成长更重要——“每个新兵都渴望得到关爱和信任,只有平时尊重每个战士的成长,打起仗来才有更多优秀的人跟着你冲锋。”

“每一名官兵的成长足迹,都是战斗力提升的生动注脚。他们成长的快与慢,与我军强军兴军的进程息息相关。”在该旅政委曾祥明的眼中,如果把军旅生涯比作一本书——对于年轻战士来说,成长就是主题词,里面的每一页都应该写满“奋斗”;对于带兵人来说,帮带就是主题词,里面的每一页都应该写满“鼓励”。

“连队就像个‘木桶’,能装多少水,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。”谭宇清楚记得,比赛那天,平时跑得最慢的那个战士,“超常发挥,跑出了个人历史最好成绩”。

南海之滨,第75集团军某旅爆破连官兵在某靶场执行搜排爆任务后,战士们脱下几十公斤重的防爆服后合影留念。其中,多名新战士曾写下请战书,申请走上危险的搜排爆一线。 张正举 摄

为了让更多年轻战士在起跑线上加速成长,第75集团军某工化旅正在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“成长总动员”。他们把训练成绩优秀的和相对落后的战士分开编组、分层训练,并结合开展“互帮、互学、互教”活动,让好的官兵追求卓越,让差的个人尽快补齐短板。

后来他才知道自己闯“祸”了——机关通报,爆破连理论学习不扎实……“叫你平时多下功夫,你不在乎,这下可好,一人掉链子,全连挨批评!”班长的批评让他半天抬不起头来。在战友们的眼里,入伍不到一年、性格内向的张梓斌,说话吞吞吐吐,学习上“总是比别人慢”。

官兵的成长紧紧连着连队的战斗力,抢建抢修连连长谭宇对这句话非常认同。

成长的“加速器”

“新兵成长有快有慢,千万不能厚此薄彼。那种对成长快的就高看一眼、对成长慢的就嫌弃不管的做法,伤害的不仅仅是一部分战士的自尊心,损害的更是战斗力。”该旅政治工作部主任赵江欣喜地看到,在连队带兵骨干的帮带下,新兵成长的加速不只体现在“闪光点”上,“更多战士克服了自己的弱点,甚至把弱点变成了优点”。

那天,机关的同志来连队检查。全连都带去训练了,只留下张梓斌一个人担任连值日。检查的领导随机问了几个理论常识,他没有答上来。

爆破连值日岗桌一旁的墙上,挂着连队历年来的奖牌。如今对于张梓斌来说,每次担任连值日,就仿佛在“守护着连队的荣誉”。指导员的信任,让他开始明白,原来一个人的成长,可以与一个集体如此紧密相连。在那次完成迎检任务后,他的性格也开朗起来,开始不断努力学习理论知识,不久前在旅里组织的理论考核中考出了全连第三名的好成绩。

“快慢只是相对的,并不是绝对的。每个战士身上都有闪光点。”在丁秀伟看来,当父母把这些十八九岁的孩子送到军营,带兵人也在某种意义上肩负起了父母的职责。一个优秀的带兵人应该懂得,做每个年轻战士成长的“加速器”,也是在为单位战斗力建设“加速”。

“拖后腿”的滋味

一些老骨干不理解:为什么要牺牲集体的荣誉,来为这些新兵的短板买单?“张梓斌并不差,就算出了问题,也是我们这些带兵骨干的责任。”刘浩告诉班排长们,表面上只是临时换了一次人,实则是张梓斌失去了一次锻炼的机会。

尽管很想证明自己,可曾经给连队抹黑的惭愧再次涌上心头,张梓斌难以开口。但他发现自己似乎已经逃不出“临阵换人”的魔咒——一次连队搞课目示范,班长担心他“冒泡”,就把他安排到场外保障,连“替补”阵容都没有进。

道路连连长丁秀伟喜欢跟连里的带兵骨干分享自己的“带兵经”。叶坚军是丁秀伟带过的新兵。入伍前,叶坚军是“电脑游戏迷”,新兵时曾经哭着闹着“要回家”,还是排长的丁秀伟专门买了一个生日蛋糕,带着全排新兵战友为他过了一个生日。

作为技术兵种旅,该旅近年来新装备越来越多,信息化程度越来越高,战斗力建设对人才的需求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急迫。如今,让新战士快速成长成了该旅各级带兵人着急的事。

“拖后腿”的滋味,抢建抢修连的曾照坡体会很深。

在第75集团军某工化旅组织的这场群众性练兵比武中,桥梁连上等兵张波浪在战斗体能项目上击败众多老兵,成为该旅组建一年多以来最年轻的冠军。

“真不敢相信自己能做到这一切!”入伍不到两年,就站在了全旅最高领奖台上——张波浪至今都记得那个幸福时刻——聚光灯下的欢呼声、连长的大拇指、班长和战友们的拥抱。大家见到他都说:“这个年轻战士不简单。”

不久,有上级首长观摩连队,正好又轮到张梓斌担任连值日。作为有着“英雄工兵连”和“应急抢险先锋连”双重荣誉称号连队的一员,张梓斌也意识到了连值日的重要性。为了“展示连队良好形象”,有骨干建议:找一名反应快、机灵的士官,来代替张梓斌担任连值日。

如今再次谈到“临阵换人”这件小事,桥梁连连长彭辉坦言,这实际上折射出了当前许多基层带兵人的思想误区:“只顾眼前一时的荣誉,没有认识到人才培养关系到战斗力的长远建设。”

曾照坡至今还记得,为了帮助他减肥,班长经常带着他跑步,鼓励他“体能素质差只是暂时的,永不放弃、敢于拼搏,才是真正优秀的人”。他开始每天天不亮就起床跑步,有时甚至会跑得恶心反胃、吃不下饭……新兵下连不到半年,他瘦了50多斤。

那段时间,他不敢跟战友说话,吃饭匆匆扒几口就离开。大家有说有笑,他似乎总插不上嘴。每次训练,他心里都“像火烤一样煎熬”。

“大家并没有因为我的‘懦弱’而嫌弃我。后来一想,有那么多战友陪着,我为什么要当逃兵呢?”叶坚军至今还有些自责。下连后,叶坚军凭借过人的电脑操作知识和本领,当上了连队“军网之家”和信息化装备的管理员,还在一次电台操作考核中拿下了第一名。

去年秋天,连队组织五公里越野考核,按照群众性练兵比武的要求,每个班级的成绩以最后一个通过终点的人来计算。身高不到1米7、体重却达160斤的曾照坡没有及格,全班的成绩也因此垫了底。虽然班长安慰说没关系、好好练,但他明显感到,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变了。

那天晚点名,刘浩当着全连官兵的面说:“我相信,爆破连的兵,个个都是好样的。”

秒表滴答跳动。发令枪响,潮水般的呐喊声袭来。仿佛听到期待的命令,张波浪不断默念重复着动作要领:“摆臂、加速、迈大步子……”

“每一名战士的成长都应得到尊重。”该旅政委曾祥明说,“每个人的梦想汇聚起来,就是强军梦;每个人的成长,就是我们这支军队的成长;每个人的战斗力聚在一起,就是一支部队的战斗力。”(杨成)

在群众性练兵比武的建制连五公里武装越野项目中,谭宇带着连队取得了全旅第二名的好成绩。